第九十七章 可怜弱小又无助

小说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
    钱老爷热锅蚂蚁似的,在厢房中焦急踱步等待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还没这么煎熬过,只觉自己已是命悬一线,钱家倾亡在即了。

    钱老爷是越想越害怕,简直要活活吓死过去了。他越想越觉得,李九天说得有道理,女婿别说一命呜呼了,就是瘫了、重伤了、以后生活不能自理了,自己全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哎,怎么就这么寸呢?明明只是一场不足为外人道哉的家庭纠纷,怎么就演化成如此鲜血淋漓的局面了?

    都怪那该死的女儿!

    钱老爷一阵咬牙切齿,终于找到了发泄怒火的目标,心里开始盘算起,待会儿是把闺女油炸,还是生吃了解恨。

    不知等了多久,李九天终于去而复返了。

    钱老爷赶忙冲过去,急声问道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唉,老子费尽口舌,劝他们不要报官,”李九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一脸疲惫道“那样对大家都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是极,差爷说的对极了。那样除了能出口气,他们什么也得不到。”钱老爷点头如捣蒜,激动道“人死不能复生,还是拿钱来的实惠。”

    “但人家现在不差钱啊。”李九天撇撇嘴道“味极鲜就是他家开的,人家还指着他大伯在官场进步呢,你说多少钱会算完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钱老爷一听心下一紧。他闺女做梦都想开味极鲜分店,还是他在后头撺掇的,他焉能不知赵家如今衬多少钱?

    这下他知道,不下血本是没法摆平了。便把心一横,咬牙道“我家统共五千两现银,全都赔给他们。然后再将本县一处五百亩的庄子转让给赵家,这下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喔呦……”李九天吓了一跳,没想到自己把钱老爷吓得,连棺材本都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外头,听李九天回报勾兑结果,赵昊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能从钱家诈出个几千两来,差不多就到头了。没想到,钱家居然家底如此丰厚,竟还在本县有那么大的庄子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些钱财,八成都是打着老爷子旗号赚来的,赵昊也就不跟他们客气了,一挥手,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那厢间,听说赵家人终于同意私了,钱老爷大松了口气。唯恐再生变数,赶忙命人去后宅钱窖中,将埋藏的金银全部起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家里的钱财尽数被抬出去,钱家的女人自然心疼的哭嚎一片,就连钱氏也跟着在那哭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哭?是银子重要,还是一家人的命重要?”钱老爷满肚子邪火没地方发,先吼一嗓子镇住了这些娘们,然后狠狠一脚将钱氏踢倒在地,恨声吩咐鼻青脸肿的家丁道“把这孽障捆了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前院,赵昊看着整整十大坛银元宝被抬出来,不禁暗暗咋舌,心说后人果然没冤枉这些土财主。

    书上说,大明的财主们,有窖藏金银的习惯。存在当铺、票号中的不过现银十之一二,只是充作流动资金而已。绝大多数赚来的钱财,除了用于挥霍之外,绝大部分都被他们铸成大元宝,深埋在地下。据说有明一代,七成以上从海外流入的金银,都被他们埋了起来……这就造成了全球白银的七成流入中国,大明却依然陷入钱荒的危机……

    直到李九天将拟好的和解书递给他,赵昊才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,接过那和解文书仔细读起来。

    大意是赵守业病重,无论生死,与钱家上下无关。但念在多年情分上,钱老爷愿奉送五千两银子为赵守业治病,并将一处庄园转到赵显名下,以为日后生活之用。签过文书之后,此番事情便彻底了结,双方都不可就此发难,更不准报官。

    说法虽然冠冕堂皇,但字里行间,处处透着钱家的可怜弱小又无助……

    赵昊将文书递给赵显道“大哥看看,还有什么要补充的?”

    赵显早得了吩咐,不准擅自开口,便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,赵守业忽然喉咙赫赫作响,盯着被捆来的钱氏,用微弱的语气吃力道“休、了、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便头一歪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休、休、休!”钱老爷又狠踹了钱氏一脚道“这丧门玩意儿,我都恨不得和她断绝父女关系!”

    李九天便当场拟了休书,先拿起赵守业的手,按了掌印,又递到钱氏面前,命她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钱氏已经被她爹揍得鼻青脸肿,她万没想到事情会闹到如此田地。

    这下钱家必不容她,若再被夫家休了,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活啊?

    钱氏便向赵显投去哀求的目光,凄声道“我儿也不管娘了吗?”

    赵显还一只眼睁不开呢,闻言便干脆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这场大戏演到此节,他岂敢再节外生枝,便别过头去,不说话。

    唯恐节外生枝的,可还有钱老爷,他狠狠一巴掌抽在钱氏脸上,狠狠骂道“都是你个丧门星害的,再不画押,我现在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钱氏知道没戏了,一边大骂所有人无情无义,一边拿起笔来,在休书上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赵昊收起一份休书,又让赵显在和解文书上画押,这事儿便彻底算完。

    他挥挥手,让赤着上身的大汉们,将十坛银子和昏迷的赵守业抬上马车。

    然后,他在高武的陪伴下,施施然出了钱家。

    李九天也带着手下和钱老爷奉送的百两纹银,心满意足而去。

    整个钱府被彻底扫荡一空,男丁和仆役们更是各个带伤。

    钱老爷的儿子满脸不忿道“爹,难道我们被打成这样,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钱老爷反手就是一耳光,恶狠狠骂道“老子好容易才摆平的灭门之灾,你嫌命长就去告官啊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他儿子捂着脸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回程时,赵守正去了赵守业的马车,赵昊却将赵显叫到自己车上。

    赵显把头埋在膝盖中,丝毫没有发了笔横财的快乐。

    马车出了新街口,赵昊命驾车的高武,稍稍放缓速度。

    便见李九天满头大汗,快步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赵昊让吴玉放他上来,吴玉便伸出棒子,将李九天轻巧的带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。”李九天满脸堆着笑,哪还有之前的一丝蛮横。“小人今天表现如何啊?”

    “还成。”赵昊淡淡一笑道“略显浮夸。”

    “没误了公子的事就好,下次一定注意改进。”李九天的笑容愈发谄媚,紧张问道“公子,这下可以原谅小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成吧。”赵昊掸掸衣角的灰道“回去跟你家大老爷说,之前的事情,我们赵家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宽宏大量,九天给公子磕头了!”李九天如蒙大赦,给赵昊猛地磕起头来。“往后回了蔡家巷,小人一定从新做人,给味极鲜站好岗,再不欺负街坊邻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去吧。”赵昊摆摆手,吴玉便一挑车帘,用棒子将李九天送下车去。

    赵昊这才拍了拍赵显的肩,轻声道“你父亲休了她,她便不再是我赵家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”赵显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淌。

    “但你还是可以接济她啊。”却听赵昊微笑说道“往后怎么做,是你自己的事情,先尽量瞒着你爹就是。”

    赵显先是一愣,旋即露出恍然的神情。他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,重重点头道“兄弟,有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赵昊笑笑,看着车外没说话。

    ps新的一天,和尚肠胃感冒发低烧,带病坚持工作,求推荐票求章评求收藏鼓励啊~~~~

    jiyaogung00

    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