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世间恩情,唯母大爱(求推荐)

    如果王陵真是那个恶名昭著的大明第一个专权宦官……

    黄昏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杀之。

    将之扼杀在摇篮。

    郑和讶然,看着站起来的黄昏,又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毫不掩饰的杀意,不解的问道“怎的,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    黄昏心念动处,这事还得给郑和个面子。

    侧身道“大监,到外一叙。”

    郑和见黄昏反常动作,又见其表情严肃,以为是什么事涉及到了福建一行的任务,这事确实要避开耳目,起身,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来到驿站角落里,黄昏开门见山,“大监,此子不可留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这么恶俗的话竟然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郑和莫名其妙,“王陵涉及到建文帝了?”

    黄昏摇头,“和建文无关,王陵此人现在虽然声名不显,但其将来必然危害社稷,是个大隐患,不可手软,应在今日将之扼杀。”

    郑和哭笑不得,“你真能预知?”

    黄昏暗暗着急,可也不好说自己真能预知——已经打算洗白神棍人设。

    思忖一阵,“不是预知,而是此子面相,着实有些天煞孤星。”

    郑和哈哈一笑,“你也是个读书人,早些时候为求简在帝心,所以自诩可以预知,怎的如今开始洗白了,你倒反而信了这些事?”

    黄昏自诩预知一事,其实很多人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包括郑和。

    黄昏略略着急,却不好反驳郑和,犹豫再三,道“现在确实没办法告诉大监真相,王陵此人我也不能笃定他的未来如何,但这确存在着万一的可能,万一他真的如我所想一般,大明将在他的危害下,逐渐滑向深渊,所以他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郑和认真了起来,黄昏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。

    想了想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黄昏点头又摇头,“不太确定,但存在着可能。”

    郑和闻言笑了,“那也存在着不可能,况且你既然能看出他的未来如何,难道就没信心好好引导他,让他成为社稷之功臣、能臣,而不是佞臣?”

    黄昏也愣了。

    对啊。

    我黄某人是谁?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东厂厂公,而且还是没发育起来的东厂公公,且我黄某人比他发育得早,也会发育得更好,还怕他?

    将他从歧路上拗回来便是!

    简单粗暴却最有效。

    也留了个心,对郑和说道“我对这少年比较在意,有个不情之请,大监今后若是要重用他的时候,能否知会我一下?”

    这个请求确实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郑和眯缝起眼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黄昏为何如此在意一个弱势少年,若是在意,先前为何不让许吟趁乱杀了他,非得等自己将王陵收到麾下后,才如此应激反应。

    倒是不在意黄昏这个过分的请求。

    这种请求,在官场上,一般是同级别甚至高级别对低级别的做法。

    黄昏此举确实有些唐突冒昧。

    郑和沉默许久,才道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休憩两日。

    郑和在扇面渡驿站留了四个人,又着人快马加鞭回京城禀报这场厮杀,他则带着人先一步去往福建,化整为零在前路打点,避免再出现这样的事情,最后兴化府汇合。

    出发之前,发生了件“小事”,让众人颇为动容。

    郑和出发时,带着王陵先去给他疯娘说一声,黄昏和徐妙锦送行,顺便也去看看。

    王陵家徒四壁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下雨,天外大雨则屋内也大雨,泥夯的墙壁倒还是算新,可上面的土瓦早已残破不堪,家中亦没有什么值钱物事。

    适时夏初。

    王陵的疯娘衣衫褴褛的坐在门前晒着太阳傻笑。

    眸子空旷。

    虽然在看你,但你能感觉到她的目光是看向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王陵上前时,傻娘仿佛感觉到了什么,一下子将王陵搂在怀里,嘤嘤吱吱的,又哭又笑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疯子的世界无人理解。

    王陵挣脱疯娘的手,啪的一声跪下,“娘,孩儿不孝,要远行,娘也不用担心,郑大监会派人送您去咱们大明的京师呢,还会给我们一间房子,您在京师一定要听话,等孩儿归来后,再孝敬您老膝下。”

    王陵忽然就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娘啊……

    你知道吗,孩儿走上了一条梦寐以求的道路,去福建后回到京师,孩儿真的能读书了,如果中举就可以光耀门楣,再也没人敢追在你身后丢泥巴打你,说你是疯婆子,也没有哪个腌臜男人敢把你往角落里拖想要非礼你了。

    又哭着说,“娘,刘毅死了,孩儿亲手杀的,头颅就放埋在爹的脚下。”

    傻娘忽然不笑了。

    只哭。

    哭着起身,摸着王陵的脸庞,抬起头,看着郑和等人,眼眸里的浑浊竟然褪去了些,略略有些清澈,哇哇呜咽着对众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郑和有些感触,上前几步扶起她,笑道“你且安心罢,我不会让他受苦的,等我们出发,会有人带你去应天,安排一应物事。”

    傻娘眼睛越发清澈,转身回屋,片刻出来。

    竟然洗了脸,胡乱梳了头发。

    又拿出个脏旧的包裹成一团的手绢,要给郑和,嘤嘤吱吱的做着往嘴里放的动作,手绢里应该是包着她最珍视的吃食。

    郑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没接。

    王陵轻声解释道“大监,是我娘最爱吃的糖果。”

    人生很苦,唯有糖果甜心。

    郑和动容,接了。

    傻娘这才呵呵的笑,摸着王陵的头,含糊不清的说“小陵去,娘等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得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官道之上,郑和骑马,王陵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回首看了一眼他,道“有些事我要说在前面,跟着我做事,聪明伶俐这些自不必说,但我等皆为大明谋万世,须记得一句国家天下,国在家前。此是小我大我之分,又须知我等荣华富贵,皆是天子所赐。”

    王陵嗯了一声,“知道了大监。”

    郑和笑了。

    又道“关于那个黄昏,你要记住,今后他若忠于大明,自是好事,可竭力配合之,他若乱于大明,则奋勇而起,戮之!”

    王陵应道“是。”

    郑和回首,摊开手中的手绢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真不卫生啊。

    还是拈起一颗已经快要化了的糖放进嘴里,眉头舒开,“嗯,很甜。”

    王陵笑了,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世间恩情,唯母大爱!

    dagwangguan0

    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