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2:入京受赏,郕王出手

小说:副本模拟器 作者:氪金改命
    这是个封建的世界,混乱的世界……阶级森严的世界。

    想要往上爬,只有两条路,学文,练武。

    可无论哪一种,都需要最起码的底蕴,别说什么穷文富武,殊不知这句话是建立在二者对比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学文需要书籍,需要笔墨纸砚,需要寒窗苦读。这年头书籍从来不便宜,更不是想买就能买得到的。

    就算你学富五车,就算才华横溢,若要打破阶级,还必须得有前人引路,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拜师……

    练武相对条件更高,虽然不需要你诗词歌赋样样精通,但最起码读书写字,词能达意是基本,更需要老师悉心教导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要有钱,尤其是炼体三品,这里面需要耗费多少钱财?就算拜入宗派也只不过解决功法武技的问题,这又不是义务教育,谁他么包你吃住啊。

    所以一无所有的人想往上爬,其中艰辛单就想想就知道有多困难。

    唐云能走到现在,可以说完全就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阶级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。

    就算王朝更替,就算灾难迭起,阶级之上的那些人,永远比下面的人占据更多优势。

    换言之,那群人有资本输,他们输得起,而下面的人输不起,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,再无翻身机会。

    唐云笑了笑,淡淡的说道:“欧郡主会见到的,武者学院已经出现,此后文有科举之路,武有晋身之机,以后如我这般的人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这句自谦之言,欧洋没有选择附和,她很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何等的差距。

    就好比一个王朝开创者,跟后来的守成者一样。就算以后出现这种人,也不过是站在唐云的肩膀上,走在唐云铺的路上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人,却是彻彻底底的提着剑,披荆斩棘爬上来的。且他还会走的更远,爬的更高。

    欧洋岔开了话题:“我准备效仿你这边的武者学院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他说道:“你与我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同?”欧洋挑眉。

    唐云淡淡的吐出八个字:“我是主动,你是被动。”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主动,被动,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欧洋沉默了,她也知道这里面的差别,唐云之所以能成功,是建立在几个极为重要的前提条件上。

    龙阳武林跟赵毅撕破脸,且不占大义道理。所以唐云事后疯狂报复,天下宗派没几个敢往枪口上怼。

    且趁此机会唐云暗度陈仓,在扫清龙阳势力的同时,直接把学院竖了起来,根本没有给那些宗派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他们事后回过神来,早就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武者学院的开创,无疑让唐云拉拢到中下层乃至黎民百姓的拥护,民心民意,道理大义皆在。

    这时候谁敢冒头谁就是与整个龙阳郡为敌,以单个宗派撼动一郡之地……怕不是活腻了,就算真敢出手,朝廷当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事儿是赵毅先提出来的,他吸引了绝大多数的仇恨,且随着赵毅身死,宗派联盟心里那口气已经散了,唐云趁着这个空档才一举后来居上。

    天海郡则不同。

    当时错过了最好的时机,现在欧洋有心如此,已经错失良机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那些被逼走跑路的宗派,现在已经回来个七七八八。欧洋这个举动,无疑是跟他们抢蛋糕。

    “若要做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唐云唇角动了动,吐出包含杀意的一句话:“携势以逼,占据大义,里应外合,奠定胜机。”

    “玄云宫。”欧洋楞了下,旋即美眸闪烁,精光浮现。

    唐云目光落下,意味深长的道:“毕竟当时天海大劫,那群江湖匪类未战先逃,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,可不是区区三两句话能掩去的。

    但这事儿巧就巧在,大多数宗派都跑了,却唯独有那么几个没有跑,或许是来不及,或许是错过时机,可他们没跑反倒留了下来,这事大家同样也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正面榜样,反面角色,都有了……

    跟聪明人讲话,无须说太多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欧洋迅速洞悉了唐云话中潜在意思,思考着这里面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如果能当世无敌,无惧人海战术,那还搞什么阴谋诡计,一人一拳莽过去就是。

    反之若不能无敌,那就只好算计。

    而算计的核心,无论阴谋还是阳谋,本质是不会发生改变的。

    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,一切算计的关键点无外乎两个字——名义!

    这就跟古代造反差不多,人家陈胜吴广俩没啥文化的,造反还知道学狐狸叫,往鱼肚子里塞东西呢。

    老祖宗告诉我们,这种操作叫做:师出有名。

    只要占据道德制高点,人和在身。

    要把握关键的机会点,此为天时。

    若在合适的时候出手,就是地利。

    唐云在龙阳郡,玩的是暗度陈仓,隔岸观火。

    欧洋在天海郡,只能玩合纵连横,舆论攻破。

    看似不尽相同,实际上都需要捏死‘大义’名分,背靠朝廷大义在手,面对武林一盘散沙自然占据风头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,欧洋笑着揭过此事,随口谈道:“听说你跟郕王有仇?”

    “我跟秦煜轩有仇。”唐云笑着强调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笑着道:“有区别吗?郕王麾下幕僚可就是秦煜轩,得罪了他不就相当于得罪郕王?”

    “秦煜轩没有自主权,郕王有。”唐云别过头望向窗外,眉梢微动,面色略显缓和:“啧,又一年寒冬腊月……下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雪?”欧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眼中闪过一丝惆怅。

    “喜欢,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唐云往唐嫣月怀里缩了缩,抖过大氅盖住腿,有些含糊的说道:“喜欢雪的洁白,不喜欢白的单调。”

    欧洋楞了下:“这样吗?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回答,有些诧异,也有些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唐云闭上眼,似自语般喃喃:“此番进京,郕王会针对我,王鑫会拉拢我,但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过分,因为这次功勋太大,该有的都会有,不是他们说的算的。

    相比起我来说,欧郡主实际上更难一些,若不出预料你会往上更进一步呢,如此一来你可就调离天海郡咯。”

    欧洋早有准备:“可以折中,天海郡本就地域靠海,不算太平,所以对镇武阁的要求更高一筹,正对上不久前有妖族侵袭,故而找个借口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突破到七品?”唐云讶然。

    欧洋靠在窗边,含笑说道:“快了,这么些年的积累,若这次有幸入得皇宫密库一次,拿到云纹定脉丹,突破的几率会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“望你如愿。”唐云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七品对他而言太过遥远,短时间内他的位置已经钉死在郡主这里了,就算再立功,甚至达到八品,最多也不过是平调而已。

    府主十品,郡主九品,往上的州主起码要六品才有资格竞争,无论是九品,八品还是七品,实力只是决定你被调到危险还是安全的地方罢了。

    譬如天海郡与龙阳郡的区别,前者的实力比后者整体强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欧洋失笑:“我看你气息沉稳,日益浑厚,恐怕积蓄两三年……呵,以你的天资,怕是一两年就能达到八品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。”

    唐云眯了眯眼睛,如果没有新副本的话,恐怕起码三年积累,才能借助属性点一举突破到八品。

    随着实力增长,以前能生成副本的妖魔,现在压根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这让他一度有些后悔,如果当初自己单纯触发,并不通关,等积蓄到足够的副本数量,一举破破破该多好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假如一次性连续进入个副本,唐云说不定会精神错乱。甚至实力太弱,单纯进入副本范围,都承受不住妖魔气息的压迫,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唐嫣月凑到他耳边嘀咕。

    唐云翻了个白眼:“你包里有猪肘子。”

    “太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减肥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秦煜轩铁青着脸,颤着手展开这封信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:“不可能,星悦跟我十年,唐云怎么可能促使她跳反?”

    郕王静静的看着他,冷声说道:“你惹的乱子,你自己收拾,本王不想再看到王鑫麾下多一助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上。”秦煜轩心里一凉,黯然低头。

    他明白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压唐云的资本了,对方这次携功而来,做什么都不会影响结果的。

    郕王这话,意思实在太明显。

    既然压不住,那就拉拢唐云。不求将之拉入自己阵营,最起码……别让唐云倒向王鑫,让他保持中立是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郕王盯着他好一会儿,脸色略有缓和,拍拍他的肩膀叹道:“年纪也不小了,好胜心还这么强,没必要啊。”

    看似劝解,实则拍案。

    “是,属,属下晓得,自拎得清利弊。”

    秦煜轩沉重的点点头,强撑着露出几分苦笑,在这一刻他挺拔的背影,似佝偻了几分,平白多了些消沉与颓然。

    郕王没有多说,很快离开了这里,如今他跟王鑫的争执,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,唐云很有可能就是打破平衡的筹码,他决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至于秦煜轩,郕王相信他会做出正确选择的。

    当然,若唐云真的不识抬举,郕王也不会上杆子死缠烂打,身为王侯他自有手段对付一个小卒子。

    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老者,眼看郕王渐行渐远,忽而低声说道:“主上,要不这次属下出手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蕴气境了。”

    秦煜轩张了张嘴,颓然摇头:“且在这节骨眼上动手,便是再无回旋之机。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,机会错过就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沉默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秦煜轩真的没机会了,郕王话放在这,他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向唐云服软低头,舍着老脸换唐云的原谅。

    老者提醒他:“或许可以让小姐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

    秦煜轩失笑摇头:“她去了也是白费功夫,以她对唐云的信任,恐怕根本无需对方多说什么,她就傻傻的尽信呢。”

    脸值几个钱?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了,等唐云到了京城,自己就备好赔礼登门拜访,不奢求恩怨两消,最起码也要暂时稳住对方不倒向王鑫那边。

    不过平心而论,秦煜轩其实对郕王的这个想法,并不抱有太乐观的把握,可惜谁让对方是主子呢。

    就算明知失败,明知自己过去是被羞辱,秦煜轩也得咬着牙,舍着脸走一遭。

    老者看了秦煜轩一眼,心里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从轻视,到重视。

    从出手,到认输。

    他可谓一路看着秦煜轩走到这一步的,可千万的错误并不在秦煜轩身上,而是唐云太不按照常理出牌了。

    两年,两年九品,若非真正发生在他们眼前,谁会相信这等荒谬之事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噼啪~

    柴火发出清脆的响声,袅袅火苗在黑夜中显得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唐云静静的坐在火堆旁,转动着手里树枝上的肉块,不过从他毫无焦距的双眸来看,这家伙注意力不知飞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思考这次秦煜轩会怎么出招。

    回想当初,因赵毅的关系,唐云跟秦煜轩结下仇怨,时至如今越积越深,现在赵毅已经身死魂散,唐云地位也并非以往,他们这才算真正站到同一水平线上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应该是唐云后来居上。

    秦煜轩曾经是朝廷命官,可被他坑了一波,因邱家关系遭受牵连,固然最终郕王出手将之拉了出来,但官帽子却已经被摘了去。

    如今的秦煜轩,他仅有的身份就是郕王幕僚,固然身份依旧不凡,但要较真的话他同样是平头百姓一个。

    唐云暗暗皱眉:“要对付秦煜轩,必须顾及两点,一就是他的主子郕王,打狗还得看主人呢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点就是秦煜轩的学生们,这家伙的学生,又不只是赵毅那种废物,出类拔萃者同样不少。”

    所以真要彻底弄死他,必须减除羽翼,一击毙命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