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三节 老人

小说:宿主 作者:黑天魔神
    几天后,在约定时间带着卫队赶到渔村的天浩刚好赶上“大毒蛇号”返航。

    他被从船舱搬至岸上的各种物件惊呆,随即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十几个体积约有水缸那么大的金黄色果实堆在一起,散发出诱人的浓香。从外表判断,天浩可以确定这是菠萝,但他从未见过体量如此巨大的东西。不由分说,操刀上阵,切开厚实坚硬的网格状外皮,金黄色的多汁果肉立刻出现在眼前,味道与文明时代区别不大,只是香味更加浓郁,甜度更高。

    一大捆用绳索固定的甘蔗引起了天浩兴趣。它的直径与成年野蛮人胳膊差不多,深紫色外皮非常坚硬,必须用长刀削去厚厚一层,才能露出洁白的可食用部分。这东西与巨型菠萝的共同点是极甜,完全可以代替目前正处于规模化种植的甜菜。

    天浩经常思考,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?

    在早已逝去的文明时代,纬度是决定动植物生长的重要因素。因为热能,因为太阳。无人工培植的情况下,甘蔗与菠萝只能在热带地区才能存活,可搜索队居然在济州岛上找到它们……唯一的解释,就是高浓度辐射导致了变异。

    坚硬干燥的厚皮,内部拥有充足的储水量,这几乎是所有历经大灾变从毁灭时代侥幸存活植物的基本特征。它们毕竟不像动物那样能自由活动,必须通过外媒传播种子进行繁衍,坚固强悍的防御注定了与大多数动物无缘,只有口味特殊的物种对它们产生兴趣。

    强壮的水手们从船舱里搬出好几个藤编大筐,里面装满了黄色石块,有些表面呈现出规则的晶块化,大多数还是片岩形式。天浩随手拿起一块掂了掂,嘴角上扬,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是天然硫铁矿石。在文明时代,含硫的铁矿石分布极广。这东西其实含铁量不高,主要用于制造硫酸和硫磺。

    探索团队收获巨大,其中最令天浩关注的货物,就是罂粟。

    青绿色的果子表面偏灰,断茎部位干凝的黑块表明采摘手法极其粗劣。有几个果实表面留着清晰的牙印,显然被采摘者啃过,只是味道很糟糕,没有将其当做食物。

    天浩指着装有罂粟的藤筐对碎齿下达命令“把它们搬到我的府邸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”

    自然界产生的任何物种都有特殊意义,关键在于如何使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谣言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牛族领地。

    “磐石城城主意图谋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他杀死了凶牛之王最宠爱的妃子,手段残忍,令人发指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凶牛之王算什么?他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黑角城,大国师巫彭走进王宫后殿的时候,远远就听到几名侍卫聚在一起低声交谈。那是一个背风的角落,刚好可以从这个方向看得一清二楚,墙壁具有音波折射效果,语音虽然低沉,却可以通过只言片语判断出大致内容。

    巫彭停下脚步,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些侍卫,一丝忧虑顺着眼角爬上眉心,沉默了几秒钟,他摇摇头,一言不发走进殿内。

    这里是牛王的寝宫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光线已变得暗淡,房间里点着灯。油脂虽贵,对一族之王来说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牛族之王半躺在床上,从窗口透进的夕阳光线在他身后照出大片阴影,微风吹过,摇曳的火光在墙上映出阵阵动静,密集的皱纹在脸上堆积,干枯的皮肤表面青筋暴起,盘根错节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来了。”牛王的嗓音沙哑,说话简短,听起来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巫彭走到床前,弯腰行了一礼,旁边的侍从连忙搬过一把椅子让他坐下,老迈的牛王看了他一眼,侍从会意地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巡视的结果怎么样?”彼此很熟悉,虽说是君臣,却也是多年的老友,王问起话来也就不那么正式,随意又自然。

    国师的双眉紧锁着,眉心中间的密集皱纹如刀刻般深凹“整体形势不错,去年的粮食消耗不大,各部落收成也还可以,存粮比我们预估的要多一些,但也只是聊胜于无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不太高兴?”王的目光很锐利。

    巫彭没有否认,他坦然地缓缓点头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听到了一些流言,都是关于你上次向我引荐的那个年轻人。”王的头发雪白凌乱,皱纹深处透出岁月的痕迹,他的话里透着询问。

    国师没有直接回答,他侧过身子,打开摆在旁边的一个布质小包,拿出几张裁得整整齐齐的纸,在膝盖上随便顿了两下,递到王的面前“陛下,您先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略显粗糙的手感从指间传来,很薄,有着良好的韧性,与熟悉的兽皮卷不同,这东西能弯曲,可以折叠,无论轻巧程度还是体积,都远在前者之上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它能用于书写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纸?”苍老的王笑了,他知道这东西,虽然是第一次看见,却无数次在皇家资料馆看过与其相关的泥模板。身为帝王是一项必须掌握大量知识的工作,什么也不懂的白痴国王下场通常都很惨。

    国师点点头,递过去一支用木炭削成的笔。

    没有经过化学加工的炭条很脆,稍微用力就会断裂。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炭条前段,小心翼翼在纸面上随便写了几个字,看着那些清晰的黑色方块文字,他会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那个年轻人搞出来的?”王放下手中的炭条,抬起胳膊,手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,在舒缓压力中思考“他叫什么名字来着……天浩……好像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国师把身子往前挪了少许,认真地说“征讨豕族,攻占獠牙城,将豕王头颅敬奉给陛下的那个人,就是天浩。”

    人上了年纪,大脑就会变得迟钝,反应慢。哪怕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,也会被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天浩属于新晋贵族,他不在黑角城久居,除了上次晋升城主见过一面,与牛王之间再无联系,被遗忘的几率自然很大。

    “他是牛伟邦的人。”王的回忆在国师提醒下逐渐复苏,布满黑色老人斑的脸上浮起微笑“我想起来了,我专门给他颁发了领主晋位诏书,那是一个精力十足,懂的协调关系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宗光城主烙印仪式那件事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汨水城分到了七万名豕人,雷角城得到了十万,磐石城大概在九万左右。豕族已经不存在了,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。”国师语速缓慢,仿佛每一个字都要深思熟虑之后才能说出。

    “凶牛部的牛凌啸昨天求见,他一直在哭诉,口口声声说牛天浩杀了他的妃子。”王似乎是随意地说着闲话“他有很多证人,真要调查的话,磐石城应该有很多现场目击者。这种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麻烦,只要想查,总会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国师沉默了几秒钟,忽然笑了“如果换了是我意图谋反,绝不可能做得如此张扬。年轻人嘛,刚从村寨头领爬上来,城主的位子刚做了几年,就抓住机会灭掉一个部族,无论换了是谁都会觉得骄傲。”

    王的神情很安详“我更愿意相信牛伟邦。既然连他都对这件事保持沉默,我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国师连忙拱手再次行了一礼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“有能力的人总会遭到嫉妒,这一点儿也不奇怪。”王有些感慨“神灵会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人。他造出了纸,敬奉了一个王者骨碗,如果所有城主都能像他这样,呵呵……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    国师脸上的笑容比刚才更加舒缓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发两道密旨给牛伟邦。”谈话时间有些长,王感到疲倦,话语当中再次透出虚弱与困顿,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“按照惯例,所有城主都必须前往锁龙关值守半年,同时按照各城实际情况派出轮值部队。”

    巫彭神情变得严肃起来,他缓缓点头“必须是精锐部队。”

    一阵冷风从窗外吹来,刺激着王的嗓子发痒,他开始剧烈咳嗽,国师连忙拿起摆在侧面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,一直送到王的嘴边,颇为担忧地看着他慢慢喝下,好不容易止住咳,深重的呼吸由急变缓。

    “……增援人数……暂定两千吧!”猛烈咳嗽消耗了王的大部分体力,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一丝涎液沿着嘴角慢慢滴下“让牛伟邦自己掌握时间,明年……最迟,最迟不超过后年。”

    国师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忧虑“第二道旨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给牛伟邦一道最高级别的格杀令。”王脸上酥浮的肌肉抽搐了一下“磐石城……太远了,让他自行决断,密切注意牛天浩的动向……如果……如果他忠勇兼具,我……我不介意让他自成一族。如果他……真的意图谋反,就……就让牛伟邦以诏书为准,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牛王寝宫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站在空无一人的王宫广场上,巫彭抬头仰望天空,黑色天幕布满了星星,仿佛一颗颗价值连城的珍宝,吸引着人们伸手将其摘下。

    无奈的笑缓缓爬上脸颊,引发了只有他一人听见的深长叹息。

    陛下是个聪明人,岁月正以野蛮粗暴的方式拆解他的身体,却无损于他的智慧。

    很多年前,我们都是年轻人。那时候的陛下心中怀有激情和梦想,如果不是被他富有渲染力的那些话说动,也许我一直呆在村子里,永远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祭司。

    上年纪的人疑心病就重,巫彭自己也是这样。谁说陛下不会心生嫉妒?他嫉妒年轻人,不是因为他们建功立业,而是他们拥有令人羡慕的青春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不死药只是虚幻。

    牛伟邦是陛下嫡亲的侄子,是真正的亲信。哪怕天浩的功劳再大,也比不上牛伟邦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如果天浩不是牛伟邦的下属,如果磐石城不在雷角城的管辖范围内,这次牛凌啸妃子被杀事件肯定不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场。

    天浩将被放逐,远远派至某个偏远村寨充当头领。这是他的价值所在————区区几年时间,就能把数百人的磐石寨发展成现在这种规模,足以证明他的能力。比起有着赫赫战功手握重权的统兵大将,一个专注于民生发展的内政型官员更能让陛下放心。

    能分析泥模板资料,造出能写字的纸,这样的人才陛下当然不舍得杀,但明升暗降肯定会有,就算不是现在,以后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在不相信的人看来,谣言只是一句笑话。

    它还有另外一种解读方式————同样的话如果从无数人嘴里说出,假的也就变成了真的,由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天浩还是很幸运的。

    磐石城刚好地处牛族边界,与多个部落接壤。牛伟邦之所以安排在那个位置单独成族,除了与陛下之间亲密的血缘关系,更重要的还是牛伟邦很能打。

    所以陛下把首要处置权交给了牛伟邦。天浩是雷牛一族的重要人物,要杀要用,牛伟邦肯定比陛下清楚得多。

    其实巫彭很赞成王的做法。

    历史上无数例子早已证明统兵大将权力过甚导致的危害。

    但他同时也很看好天浩这个年轻人,很优秀,有着超卓的战略眼光。

    唯一的担忧,就是陛下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太老了。

    我们都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面积播种的小麦在春风中冒出了嫩芽。

    广袤的农田从远处山脉脚下连绵至山林,除了被探明无法种植的区域,放眼望去,磐石城周边到处都是绿色。

    老祭司拉着天浩从城内出发,沿着新修的大路一直往北,足足走出好几公里,这才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,带着说不出的亢奋,大口呼吸暖湿的空气,眼里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也不会饿肚子了,孩子都能吃饱,那些老人……他们都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suzhu

    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