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三、宫中秘辛(中)

小说:玄天后 作者:因顾惜朝
    舒妃这时候六神无主,只觉得这暖阁之中都到处阴风阵阵的寒碜人,她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,听到金秀如此问,忙摇头,“我如何知道南氏这为何发笑呢?只是这梦里头想着她一个过世之人,竟然出现在我这眼前,害怕极了,如何知道还有功夫思考这事儿?”

    金秀循循善诱,“南氏既然是带笑而来,必然不是来讨要什么,亦或者是来问罪娘娘的,”金秀如今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,大概就只能是这么瞎编下去,“娘娘您想啊,若是来问罪怪罪娘娘,怎么会面带笑容呢?必然是她素日里头的神色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!对!”舒妃恍然大悟,“南氏她这个人,素来严肃,等闲不会摆出什么笑脸来,”她回想了一番梦里头见到的废后南氏,的确是笑容满面十分和煦,和以前印象的南氏完全不同,她激动的站了起来,又看了看索绰伦氏,“嫂子,这金姑娘,果然是了得!”索绰伦氏听得咂舌不已,“这真是……帮了娘娘大忙了,这一次入宫,臣妾没带错人。”

    她忙叫马佳宫女进来,给金秀端过一张小凳子,又叫外头,“给金姑娘泡茶来!”对着金秀惊魂已定的笑道,“你坐下来,且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金秀告罪,坐在了靠着自己争取来的小凳子上,又接过了马佳宫女手里头的茶,略微思索了一番,想来想去今日总是要当好知心小姐姐的角色,以劝慰人为主,最好也不必说什么实话。“俗话说,地下有知,那么南氏到了地下,原本有些不知道的事儿,也必然知道了,知道娘娘是无心之过,压根就没有存什么坏心思,再者,只怕是南氏,也没有什么关系好些的嫔妃罢?”

    舒妃想了想,点点头,“的确如此,南氏的性子比我以前的时候更高傲一些,等闲人都是不理会的,别说是现在的,以前孝贤皇后在的时候她也是不怎么亲近,算起来,还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好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,”金秀就坡下驴,马上就接话说了下去,“南氏地下有灵,有什么心愿没有了结,无人可托付,所以只能来找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金秀这会子说的几乎全是鬼话,没有一句是有客观的科学分析,全都是顺着舒妃的口气说下去,而且还是根据着舒妃的话儿来说下去,这劝慰人的话,金秀经常说,却似乎从来没有今个对着舒妃说的话儿如此有用。

    “如此果真?”舒妃听到金秀的通篇鬼话还信以为真了,她原本紧张的表情一下子就松散下来,“如此可极好了!难怪我这求了她好些时候,说以后会给她去宝华殿安排法师祈福祷祝,都不甚管用,只能是等到天明时候才稍微安枕一些,”舒妃困于失眠噩梦的压力有些日子了,今个听到金秀这么说,才稍微舒坦了一些,但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,“只是南氏若有什么心愿未了,为何不告诉我?再者她是开口告诉我了,为何我总是听不见她在说什么?只是见到她含笑和我说着什么,说什么内容,我却是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这恐怕也是舒妃为何一直心绪不佳的缘故,若是听清楚梦里面南氏说什么,不管是咒骂或者是问罪,起码舒妃不会如此忐忑不安,就是这样未知的事情才是最恐惧的。

    金秀只能是顺水推舟,“娘娘听不见,许是因为机缘未到,机缘未到,故此南氏只有托梦,却还没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,若是机缘到了,自然而然就知道南氏托梦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真的让舒妃万分的满意,起码就算是再梦见南氏,舒妃也不至于太过于惊恐了,“如此真的多谢你了!”舒妃朝着金秀满意的点点头,“也就是你这样有见识的,才能够让本宫这心思稍微宽松些,如此的话,就算是今个再梦见南氏,也不会说太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金秀想着这人若是读书太多又自视甚高真不是一件好事儿,听着舒妃刚才说的话,似乎和如今执掌六宫事务的令皇贵妃也不对付,和这前后两任后宫的主事人都关系处不好,可能还是和这个自视甚高的文青病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也是你们不能在宫里头过一夜,”舒妃高兴的对着索绰伦氏说道,“若是能你们住在宫里头一趟,让这位金姑娘陪我一个晚上,想必南氏也不会再找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好么,自己个好像是尉迟敬德和秦琼一样的门神,来守卫舒妃不要被恶鬼惊吓了。金秀微微一笑,低头不语,还好是不能住在宫里头,若是住在宫里头,还要伺候着舒妃睡觉,这就是找罪受了,一个晚上都守在床前不能睡觉,也不能躺着,只能是坐在地上,这可是折磨人的差事儿,可偏生又是最亲近的宫女才能担当这个差事儿,算起来还是一种体面,一种福气。

    舒妃解决了心头事儿,顿时就轻松自如许多,变成了很是端庄温婉的合格后妃模样,时候差不多了,李如全进来请安,“时候差不多了,太太该要出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又到了离别的时刻,舒妃伤感的红了眼眶,“才见了这么一回,却又要回去了,我才高兴了一会,嫂子你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索绰伦氏也是不舍,又劝慰舒妃,“天恩浩荡,既然这一次许臣妾入宫探望娘娘,那么下次自然也可以,就望娘娘保重身子,老爷和我,还有芳哥儿在外头都会惦记着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姑嫂二人又手拉手说了好些话,索绰伦氏这才起身告别舒妃,舒妃拉着索绰伦氏的手,又细细叮嘱:“芳哥儿要好生教导,若是过几年成器些,我就是厚着脸皮也要请万岁爷给他一个御前侍卫的差事儿,先当着,日后我也能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感情真的有些奇怪,金秀在边上看着两人这样感情深厚,不免发出了感叹,算起来两个人可能也没怎么见过面,怎么就感情这么好了?想不通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