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别具一格的相亲(二)

小说:都值得 作者:衣山尽
    ()正在这个时候,朱佳蹦蹦跳跳地回来,嚷嚷道“我回来了,洗了个头,又拉了直发,真舒服啊。婶,你得去试试。就是太贵了,你看我头发这么短,竟然花了两百多,这不是黑心吗?还有就是那个托尼老师实在太烦人,你一坐下就叨叨个没完,反正就是想让你办卡。”

    看到冯白,小姑娘一吐舌头“师父你来了。哇,车李子啊,好喜欢!”糟糕,我还欠老白那么多钱,现在却去高消费,别被他逼债才好。

    她抓起一把车李子就朝嘴里塞“人呢,人呢,既然水果到了人也该到吧!”

    哈滨呵斥“你是个姑娘,吃相稳当点,这位就是金归田金老师,快来叫人。”

    朱佳用手擦了擦嘴“金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众皆愕然。

    这不是得罪人吗?

    金工很尴尬,红了脸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哈滨看气氛不对,忙打岔“金归田,你得买套房子,马上立即。”

    金工抓了抓脑门“这个,这个……买房子……好象没什么必要吧?”

    哈滨“怎么,钱不够?”神色变得严厉。

    金归田老实回答“钱倒是够,我平时也没有什么消费,工作这么多年的收入都攒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攒了多少?”

    金归田想了想“不是太记得清楚,估计一千多万还是有的。咦,我还真得去查查。”

    哈滨的脸色立即变得精彩,对丈夫说“老居,你看看人家的赚钱能力,你再看看你。”她立即拿出一张广告纸,递给金工,态度变得亲密“归田,这是我今天在街上接到的,地产广告。这套房子有一百三十多平方,精装修,提包入主,买了吧。”

    金归田“这个,这个,我真没想过要买房子呀!”

    哈滨“怎么可能不买,不可能不买。”

    冯白一看不对劲,忙道“嫂子,我都饿了,今天得见识一下你的厨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去做饭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说是聊,实际上就是冯白和老朱在一边吹牛,不片刻,晚饭做好,大家围在一起边吃边继续吹牛,至于金归田则在一边默默地动着筷子。

    天气很热,朱经理是苦出身,不喜欢空调。再加上他和冯白又要抽烟,只能开电扇。

    很快,身上的汗水也收了。

    金工头上几缕头发本湿漉漉地搭拉在顶心上的,此刻竟飘飘然飞扬起来,甚是灵动活泼。

    冯白很无奈,老金这下可真是形象毁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次纯粹就是过来吃顿饭交个朋友,也没想过怎么着,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不但他和老金,朱佳也就是来应个景儿,从头到尾都显得自在随意,不是埋头吃水果就是埋头吃饭,食量惊人。

    哈滨忍无可忍“佳佳,你别尽顾着吃呀,跟归田说几句话啊!归田,你别介意,我侄女以前是运动员,很能吃的。早上要吃六个二两的馒头,中午晚上两顿起码半斤干饭,一个人能吃一只烧鸡。对了,去年过年回乡下老家,这丫头一口气啃了三个炖肘子。”

    “婶婶,你这是在丑化我吗?我运动量大,能吃也是没办法的,当年在排球队,比我能吃的多了。”朱佳苦恼“我饿啊!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吃进肚子里去,根本就存不下来。”师父,你可怜可怜我,别逼债了好吗?

    金工击节喝彩“了不起,我胃口差,看你吃那么香,不禁食欲大增,真快乐啊!”

    哈滨忍不住笑起来“归田,你就讨好她吧,佳佳,归田这么好一个人,你不陪人说说话,了解了解。”

    朱佳放下筷子“好吧,聊呗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一片烟灰被风吹过来,落到金工漂浮的长发上。

    朱佳“别动。”然后伸出手去将灰拈掉。

    她手臂修长,这一抬起来,甚美。

    冯白心中喝彩一声雕塑美,古希腊的雕塑美,我这女徒弟不错呀!不对……不对……

    他定睛看去,发现金归田眼睛里有光彩在闪动,竟是痴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第一次登门,又是尴尬的相亲活动,吃过晚饭,不但金工就连冯白也坐不住,招呼一声,就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言多必失,再聊下去让朱生平两口子看出大家合伙应付他们,冯白可以肯定一定会被老朱整。

    朱佳吃过晚饭之后,照例将一条惊人的大长腿架在窗台上拉韧带,这是她在体工队养成的职业习惯。

    她一边看手机,一边朝冯白和金工挥手“慢走啊师父,慢走啊金叔叔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,朱生平一边和妻子一道洗碗,一边低声咆哮“混蛋冯白,竟然介绍这么个人给佳佳,看劳资明天不收拾他,这干的是什么事儿呀?”

    哈滨却道“我看这个金工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错,老成这鸟样,丑成这鸟样,别说佳佳,我看到了都讨厌,你看那脑袋,那几缕头发我见了严重不适。冯白给劳资来这么一次,这不是各应人吗?”

    哈滨“老居,我看金归田就不错。人家每年赚这么多钱,至于长什么样,重要吗?重要的是人家能够买房子,只要想,马上就能买。”

    朱生平好象明白了什么,气道“你这是想把朱佳赶出去,你这么干不是害人吗,你的心肠坏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心肠坏掉了?老居,你可得把话说清楚了。”哈滨气愤地将碗扔进水池,溅起一团水花“我就是看朱佳不顺眼,我就是不想有外人挤在我家里。你老朱家的事情和我屁相关,你有本事也买一套发房,最好是楼上楼下的。你把你的亲戚都接来住楼下,我自己住楼上,眼不见为洁净,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

    朱生平大怒“你这是要和我掐吗,锤不死你!”

    “来呀,朱生平,能动手就别比比,今天你锤不死我,我就锤死你。”哈滨一挺胸膛“咱们就决一决雌雄,分分一公母。”

    老朱“懒得跟你说,我出去打麻将了,我要把这个月的工资都输掉。”

    哈滨大惊“你敢,把你卡里的钱都转给我。”

    从朱生平家里出来后,金工一言不发,在前面快步疾走。

    冯白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,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但老金越走越快,竟突然大叫着风一般狂奔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冯白“老金,老金,你这是做什么,别吓我!”

    很快,老金就跑到那个方尖碑的地方,仰面躺在草坪上,咧嘴看着头顶那一树紫荆花笑起来。

    冯白气喘吁吁“老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朵接一朵紫荆花落下,老金“生如夏花,灿烂无极,真好,真好!生命是一个过程,生命是多么美好,有了爱的能力是多么美好。”

    他一翻身站起来,握手住冯白的手不住摇,激动地说“我这人内向,又没有朋友,你的友谊我接受了,你是我唯一的铁哥们儿,谢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冯白脑袋发蒙“老金,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那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老金大声喊“我喜欢那个姑娘,那个用手指拈去我头发上的灰的姑娘,我感受到了爱情。冯白,你知道吗,这是爱情,那么的美好,世界顿时亮了,我想爱一个人,我想被人爱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的眼睛湿了。

    冯白大惊“老金,我我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金继续大叫“爱我吧,爱我吧!”

    冯白抹着额头上的汗水“这个这个……你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法冷静,爱情让人疯狂,又让人盲目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群人经过,同时驻足。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想母亲的女人忙捂住身边娃娃的眼睛,惊慌地喝道“好孩子不能看。”

    冯白内心崩溃,这次假相亲活动怎么搞成这样?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