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 天才少女

小说:燃烬之余 作者:失落之节操君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表情忐忑,小声说“你总是危言耸听,可事情没那么严重,我和瞻礼斯会没事的!他爱我很深,这点我很清楚,我亲眼见过了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表情漠然地摇了摇头,轻声说“冥火,冥火,你以为冥火只是让人们轻视我们,看不起我们吗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他抚摸索莱丝的秀发,慢慢将其缠绕在手,说“那只是一种效果,但此外还有很多种,根本无从判断冥火对人心产生了怎样的影响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“我的冥火和你不同,它蜕变了,变得和以前不一样。它不再单纯使人厌恶我,而让人非常喜欢与我相伴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“那是好事,不是吗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摇头“不,不,你知道与我交往的那个男人吗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说“我记得他好像叫嘉威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“还有赫兹特与姬姿呢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很是诧异,问“这么多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让冥火在手上燃烧,试着让索莱丝感受到,但索莱丝是活尸,本身不受冥火影响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说“远不止,还有玛丽、皮特、皮尔斯,他们都曾与我有过亲密的关系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在梦中痛斥他这种荒唐而令人羡慕的生活,真想不到这活尸居然能男女通吃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苦笑道“你还真有魅力,是冥火的作用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“冥火扭曲了我在人心中的形象,他们认为我非常美,非常诱人,争先恐后地接近我,讨好我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于是,我背叛了嘉威,投入赫兹特的怀抱,可在与赫兹特去酒吧时,我又在厕所与一个女孩儿很乐地缠绵了十分钟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陷入了一桩又一桩风流韵事之中,背叛、勾搭、引诱一个又一个人,其中有涉世未深的少年,也有懵懵懂懂的女孩儿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和索莱丝同时骂道“禽兽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依然面无表情,并未替自己辩护,只是说“他们知道了彼此,起初,他们愿意和平相处,只要靠近我,与我在一起就好。但后来,他们变得愈发多疑与猜忌,他们开始明争暗斗,私底下,他们彼此憎恨,使出各种卑劣的伎俩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很快,皮尔斯与他刚怀孕的妻子离婚,他妻子悲愤之下,流产了。玛丽用刀刺死了皮特,被关入大牢,由于她未满十八岁,所以刑期不长;赫兹特与嘉威反目,我怀疑上了战场,他们会提防对方出现在自己的背后;他们彼此之间已经势不两立,将情敌视作这一辈子的深仇大恨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倒不曾听说废钟的私生活如此混乱,造成了这许多惨剧,不过我事务繁忙,这些案子表面看来也牵涉不到废钟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“那未必是冥火造成的,只是你不正常的人际交往造成的恶果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“我可以看到,是冥火在作祟。是冥火让他们向往我,是冥火让他们多疑,是冥火让他们深陷这悲惨无望的风流韵事而无法脱身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们的冥火是病毒,是传染病,妹妹,它在不停地进化,不停地转变,我们能压抑它不使人厌恶,可无法控制它让人被我们吸引,被我们弄得暴躁易怒,缺乏安全感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回忆着,沉默着,身子微微哆嗦着,过了半晌,她说“瞻礼斯,他是因为被我的冥火迷住了心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答道“我认为如此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又说“那你我之前的被科洛夫杀死的情人也是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废钟点头说“当时只是初见端倪,已经令他们愿意为我们而死,随着时间推演,冥火会在人类身上激发截然不同的表现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注意到绿面纱出现,她专注地聆听着,她对冥火很感兴趣,对一切能让人痴狂的超自然现象都很感兴趣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“你是故意做实验的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无可救药的败类,我只是个活尸。像你一样,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人类的渴望,我们都渴望着人类的爱,尤其都渴望着朗基的感情。如果得不到,我们只能另找替代品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没料到他们对我怀有这样的念头,为此惊讶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索莱丝低头道“我知道了我会谨慎的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至此,梦境突变,我已经不在索莱丝与废钟上方,而到了一个装饰精美、正大光明的房间内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疯网想让我看某些东西,他们关注的东西,却无法让我记住,我已经全然忘记了上一个梦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看见卡拉推开门,她拉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的手,兴冲冲地朝前跑,在房间的角落,马丁抱腿缩着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认得那个中年男人,他是号泣贸易委员会的委员之一,也是经济办公室的主管之一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这房间是号泣政府的一间办公室,平时,缇丰的人在此办公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中年男人笑道“大小姐,跑慢一些,你要带我去哪儿?现在是上班时间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喊道“主管,陪我玩个游戏!好不好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主管说“我们都忙得很哪,不过既然大小姐有令,我自然舍命陪君子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让卡拉在政府办公室待着,想让她学些管钱的常识,可她毕竟是孩子,玩心大,看样子是无法静下心来工作的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问“你是不是叫德隆蒂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主管说“我叫蒂德隆,不过没差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咳嗽一声,在那张桌子后的办公椅上一坐,笑道“我现在扮演主管,你扮演职员,你把门关上!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微笑道“是的,主管。”他坐在卡拉对面,卡拉从抽屉中取出一本封面可爱的小本子,一页页翻,皱着眉头,煞有其事的模样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说“德隆蒂先生,你是管黑棺与号泣贸易的?对不对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她又叫反了蒂德隆的名字,这小丫头虽然比同龄人成熟得多,可难道瑶池没教她礼仪吗?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笑道“我还管与其余商人的往来,比如来自a的、剑盾会的,还有我们号泣派出去的行商,也需要在我这里登记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说“那你繁忙得很,对不对,德隆蒂?你一定是办公室里最繁忙的人啦!嗯,我会记住的,并向父亲提起你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摇头道“不必了,大小姐,我是个闷头做事的人,可不敢指望我的名字有扰大主教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叹道“默默无闻,真是难得,不过出名有出名的坏处,无名有无名的好处,就像那些疾病一样,藏得越深,越难治疗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干笑了一声,说“大小姐是把我比作感冒了么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摇头道“是啊,而且还是那种流感,一发不可收拾的那种病。如果我不是亲自在这儿,就找不出你这病根来,也挑不出你那些大错来,不,不是大错,而是你的罪证,你贪赃枉法、中饱私囊的恶行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笑容完全消退,脸上肥肉僵硬,他问“大小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“马丁!你帮我查的帐呢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马丁比出两根手指,卡拉翻到了相应的页数,卡拉点头道“对,就是这么回事,我查阅了号泣贸易部这三年的总账,还有对私贸易三年的细账,你在其中动了很巧妙的手脚,挪用了374的资金,送入你自己的小金库,考虑到我们兴盛的贸易往来,这可是一笔十足惊人的巨款哪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急道“这可是冤枉极了!你们是从哪儿看了小说书,想扮演破案的探员吗?演得可真像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冷笑道“哦?你以为我们是在演戏玩耍吗?不,我们是有证据的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说“公爵大人和夫人不懂账目,你们可别瞎胡说,让他们信以为真了,这毕竟事关我的信誉,乃至整个政府财政的信誉!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说“一加一等于二,二加二等于四,这是很简单的道理,父亲和母亲都是聪明人,一看就能懂。而且,我已经追查到了这笔资金的下落,只要禀告父亲,随时都能顺藤摸瓜,找到你身上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冷汗直冒,说“我我有急事,没空陪你们玩!”转身就往外走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打了个呵欠,又说“对了,你擅自成立的那个贸易皮包公司,最近运作怎么样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定住不动,过了三十秒,才慢吞吞地转过身,浑身大汗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说“还有一笔账,就是那个皮包公司——聚金汇神有限责任公司的。你挪用贸易关税,将金元交给你信任的商队,送到黑棺去放贷,并定期将这些利息和本金收回,每个月都抹平了账目。可是你巧立名目,却没有相应的票据,德隆蒂先生,那些票据在哪儿?你能带我去看看吗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我只知道卡拉在政府办公室里浑水摸鱼,不务正业,原来她骗过了我们所有人,她在查政府中的蛀虫,政府中的漏洞,政府中的犯罪。她在九岁左右的年纪,已经拥有了远超成人的心智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左右张望,手忙脚乱地摸索着什么。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说“哦,对了,另外,你强迫每个行商都买一份你的保险,这举动未免也太大胆了,这些保险单的印刷厂,我也已经找到了,他们每个人都能指认你哦。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蒂德隆紧张万分,用急促的语气说“大小姐,我聪明伟大的大小姐,你有没有对外人说起过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卡拉哈哈笑道“你想瞒过去?瞒得过谁?这屋子是有乏加监控的。你想放手一搏?你只是个正常人,而我呢?我可是奈法雷姆,学会了父亲传授的念刃。德隆蒂先生,你告诉我,你想怎么办?”<r />

    <r />

    <r />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九幽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9u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17mb#qq.com